欢迎访问名人字画交易网—百年荣耀艺术馆!

张仁芝

张仁芝:浓妆淡抹总相宜

文字:[大][中] [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9-12-02 浏览次数:

张仁芝作品最大的特点是形式上讲究秩序和结构、精神上追求简约悠长。

秩序感和结构感强烈是画家对主观感受和形式语言的双重强调、双重提炼的结果。张仁芝不是拘泥于自然景象的刻画描摹上,而是像作曲家把自然之音转化为音符排列一样,由此层次可以分明、结构可以清晰,观者从中看到自然之外的另一个自然——心灵化、理想化的自然。


《屹立千秋》138×138cm-1984年

方士庶《天慵庵随笔》言:“山川草木,造化自然,此实境也。因心造境,以手运心,此虚境也。虚而为实,是在笔墨有无间——故古人笔墨具此山苍树秀,水活石润,于天地之外,别构一种灵奇。”这种独辟的灵境是画家最终所完成的自我审美世界。画家对形式语言的探查和体悟越深,越容易确立自我。美学大家王国维有这样一段精彩的论述:“有造境,有写境,此理想与写实二派之所由分。然二者颇难分别。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所写之境,亦必邻于理想故也。
”张仁芝的山水正是在“写”与“造”来回移动整合中生成的兼具自然与理想的作品。这须入造化内,又须出造化外。入乎其内,才有生气,出乎其外,才有高致。造而得“有格”,写而得“有情”。仁芝先生的山水画景、格、情兼具,情与景交融,营构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山水意境——恐怕这也是他强化结构与秩序等主观因素的动因。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