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名人字画交易网—百年荣耀艺术馆!

收藏陷阱

朱新建:流氓画家?开创低俗?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08-18 浏览次数:

朱新建:流氓画家?开创低俗画风 多年来,朱新建画作在美术界大受争议。 众所周知,朱新建的标签,就是“新文人画”的代表画家,他一直以女性为主要创作题材。1987年,朱新建以《金瓶梅》木版插画风格的小脚女人画《美人图》参加湖北青年美术作品展,当即引起轰动。 此后,他的小脚女人图挂在了中国美术馆的展厅,随即像一场地震一样,引起老一辈艺术家的公愤,拐杖把美术馆的地板戳得山响。 老艺术家指出两个“问题”,第一,朱新建胆敢把女人画得既性感又媚惑,“玷污”了中国美术馆的圣洁。第二,朱新建居然以涂鸦式的笔法去画高雅的中国画,“亵渎”了中国画笔墨精神。然而,正是老艺术家们的这种愤怒与争议,让朱新建一炮走红,“小脚女人”成了他的“招牌菜”。 此后,朱新建笔下的女人从“小脚女人”换为“都市女孩”,其中表现的性感、妩媚与慵懒让人深感共鸣,他笔下的自由、真诚与直抒胸臆,影响了中国画的发展。他以男性的本原欲望解读女性,并因此成为近20年来美术界最具争议的画家之一。 面对多年来的各种争议,朱新建气定神闲地表示,“生活是痛快的事,画画也是愉快的事。


只要直接表达自己的感受,其实画得不好也不要紧。”在创作手法上,朱新建认为中国画的笔墨是野逸的,而西方油画则是激动的性情表达,两种方式他都喜欢。他企图把这两种东西糅在一块,并采用涂鸦的表现手法。 虽然朱新建画作在美术界大受争议,但他国画作品中的线条曾赢得周思聪等众多美术界人士的一致好评,并被称为“南线北皴”中南线的代表。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授、著名艺术评论家顾丞峰对此解释道:“在新文人画派出现后,艺术批评家栗宪庭提出‘南线北皴’的说法,其中‘南线’的代表人物就是朱新建。

他将传统的中国画进行开拓,借鉴民间绘画的勾线方式,又将民间文化中比较‘俗’的一面借过来,比如小脚女人、光着屁股的女人等,加上他自己的题字题词,以一种随心所欲的方式,很快在国内树立了风格。 当然这种风格在一开始,并不为大众甚至学界接受。但是谁都无法否认朱新建传统水墨的功力,他还是用传统文人的方式,并被文人所接受。另外,他所画的完全是自己体验的日常生活。” 其实画家关注另一个画家一定是有吸引他的地方,就比如梵高跟高更,虽然会争吵反目,但内心一定是欣赏而尊重的。这种发自内心的表述更有意义。

韩羽(画家):“朱新建是我的老弟,我一直在关注、在看、在学习他。说他的画好,到底怎么个好法呢?实际上是说不清楚,说清楚了就说不到那个点上了。我曾经在朱新建画上题过一些词,我说他的画妩媚,’妩’是女字旁一个无,’媚’是女字旁一个眉,你说漂亮都不如妩媚这两个字来得贴切。 妩媚是他最主要的特点。你说怎么妩媚法,最容易说的,比如美人图,你看他画的那个女人都是是歪歪的,那个脸比我都不好看,可看上去又很媚。这样,我就纳闷了,并不是说他不想把她们画好看,但通常以为好看可能就是漂亮,新建不要漂亮,他只要妩媚,一下笔就是好看。朱新建画的美人呢,想要画得不好看,他还做不到。”

陈丹青(画家):“不同时期的艺术是可以被超越的,性欲难以超越,尤当性欲的表达遭遇时代赋予的语境。仅就性欲的层面,朱新建的作品超越了古人的春宫画。他的画要比赤条条的肉体更楚楚动人。” 朱新建是画“时人”的先驱,日常世俗,短裤衩、小胸罩……表象上看他画的是情色,但他打开一道门,既告别革命画,又告别文人画,直接肯定世俗性情。 “他这一辈子的性格让所有人觉得自己都在装,他画的这些女人、情色让所有男人都羞愧。”

范曾(画家):“也有画家自我嘲弄的,比如南京有个画家,那是很优秀的画家了,朱新建。他讲他自己一辈子学什么都不行,最后堕落成为一个画家。” 史国良(画家):“朱新建目前的画价与他的艺术成就相比,实在是太低了。可以断言,中国美术史上,一定会有他浓重的一笔。”

周京新(画家):“朱新建的造型趣味总是’缠缠绵绵’的。无论画美女或是画罗汉,虽然都是’歪歪斜斜’、’松松垮垮’的样子,却都从骨子里散发着一种招人怜爱的缠绵气息。”

于水(画家):“在中国影响一个时代的人,我觉得文学上有王朔,在绘画上有朱新建。他们都在中国原有的审美标准上,重新按照一个’流氓’的方式做了一次革命”。 “当我们还傻傻的不解风情时,朱新建就参透了女人。这样的江南才子,对朋友是这样的深情与关照,做女人想不喜欢他都难。朱新建把“风流”和“流氓”分得很清。他戏称自己“装流氓”,当年王朔也自称:“我是流氓我怕谁”。 自古“风流才子”是当奖励用的,比如唐伯虎,那点秋香的风流,受到后人的爱戴与传颂,而“流氓才子”就很难听了。朱新建读书破万卷,常挂在嘴边的是《金刚经》、《五灯会元》,能够把庞杂的学问与生死、绘画完全打通,达到由知变识的境界。新建善言说,跟他聊天,你都不用开口,绝对压倒性谈话,且极有趣味。

李津(画家):在我的心中佩服的人物画家一个是周思聪,二是朱新建。 “他是个懂笔意的人,他深知中国画的造型必须和笔墨融在一起,毛笔的提按运行必须和心路打通,和气韵相连。懒散是文人的一种品质,我能体会到新建身上那江南才子的那种懒散和优雅。认真读他的画,可以用文雅和纯净来形容。”

于明诠(书画家):“和朱新建同时代的画家们却不幸了。朱新建的才华横溢通透磊落让大家都显得捉襟见肘的笨。这还不算,最要命的是和老朱一比,都假了。” “朱新建的画,最表面一层是情色和媚俗:往下揭一层是潇洒和率真;再往下揭是颓废和无奈;一层层往下揭吧,揭到最后便只剩下“凄凉”二字。

一了(书画家):“朱新建的笔墨就是风骚独领,一代风流,如果你承认黄宾虹、齐白石、关良的伟大,那么你不可能回避朱新建笔墨所达到的高度与纯度,因为只有他的线才能接住前面三个人的气,而且是稳稳地接住了。所以说,懂得了朱新建,你才会真正懂得笔墨是怎么一回事。”

任云(书画家):朱新建自然有极高的技术,最后他追求反技术,但前提是有技术的人才反,无技术反无可反。他说想画涂鸦一样的画,就是想追求突破。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 下一篇:没有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