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名人字画交易网—百年荣耀艺术馆!

收藏陷阱

市场上的大名家书画作品的赝品率高达80%?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06-27 浏览次数:


  如今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有点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知假拍假、虚假成交,天价炒作等拍卖乱象已经到了成灾的地步。

  近年来,我国艺术品收藏市场疯狂发展,艺术品投资市场一片红火,拍品价格也屡创新高,令人咂舌,但繁荣背后掩藏的许多乱象和陷阱同样让买家雾里看花,难辨真伪。尤其拍卖会上出现的诸如滥竽充数、以假乱真的拍卖现象,更让整个拍卖市场混乱不堪。而9月15日,中央美院1982级10名学生联名称,2010年6月拍出7280万天价的徐悲鸿油画《人体蒋碧薇女士》实为同学们1983年的习作!这一消息又再次把混乱不堪的艺术品拍卖市场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拍卖公司合演“谎言共同体”

  今年来,虽然房地产、股市不景气,但收藏市场却一片繁荣。一方面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在资本的助推下继续高歌猛进,拍卖屡创天价,进入单品拍卖的“亿元时代”,艺术品市场也因此成为继楼市、股市之后最被大家看好的市场。另一方面,对于艺术品拍卖市场假拍、拍假、泡沫、黑幕、诚信缺失、监管缺位的诟病也不绝于耳。

  对于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乱象,有网友在互联网写出了一首标题为《中国拍卖行八大怪》的打油诗:“中国拍行八大怪,功夫花在标的外;进门先收几万块,真品赝品照样卖;看货只认‘红屁股’(火漆),不挣外快挣‘内快’;假拍拍假不要紧,成交流拍钱照赚;自家拍品自举牌,天价做局建档案;官司缠身也无妨,‘免责’护驾不言败……”可见,这首打油诗罗列了众所周知的一些艺术品拍卖潜规则。四川通庆文化鉴定评估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潘保清直言,如今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有点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尤其是赝品、伪作泛滥已经到了成灾的地步。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以中国书画的赝品最为众多,一些大名家书画作品的赝品率甚至高达了80%,而一些小的艺术品拍卖行,推出的个别专场甚至难得见到一件真品。

  实际上艺术品拍卖市场出现的诸多乱象,并不只是存在于一些小的艺术品拍卖行,已经有向知名拍卖行蔓延的趋势。据记者了解,在今年6月份,针对广大网民、收藏爱好者和艺术界人士反映艺术品拍卖市场存在虚假鉴定、虚报成交额、联手做局等不法行为的问题,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就召集过北京保利、中国嘉德、北京翰海、北京匡时等多家拍卖企业进行沟通讨论,然而从沟通讨论的结果来看,这些拍卖企业均存在虚假鉴定、虚报成交额、联手做局等不法问题。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前艺术品拍卖市场知假拍假、虚假成交,天价炒作等众多违规行为,实际上已经表明,国内的艺术品拍卖市场正在创造一种非常可怕的“谎言共同体”,以及向商业化游戏的兑变。这实际上不是文化进步,而是一种变相的堕落!

  艺术品拍卖就像“击鼓传花”

  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乱象丛生的背景下,各种拍卖纪录还在不断刷新,参与的投资者还在蜂拥而入,这似乎也显示了艺术品投资“全民化”浪潮正在迎面而来。尤其是大量游资进入该市场后,中国的艺术品拍卖市场更像是一场资本的游戏,艺术品也不再是简单的把玩,而是成为一种单纯为了升值的品种。于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无论是市场、还是藏家必然产生对艺术品的过度和盲目追捧,即使是指鹿为马式的伪作、赝品,照样也会受到青睐。

  9月15日,中央美院学生指出,曾经以7280万元成交的徐悲鸿油画《人体蒋碧薇女士》,实为同学们的习作,而且这些学生还同时发布了5幅与《人体蒋碧薇女士》场景、人物都相同的画作,称均是当时的习作。如果真如中央美院学生所言,那么曾经花7280万元,辛辛苦苦抢到的这幅“徐悲鸿油画”将最终一文不值,从而变成一张废纸!那这名花了大价钱的收藏家岂不是可以算作史上最倒霉的冤大头!

  记者发现,在“徐悲鸿油画”事件曝光之后,著名画家陈丹青立即发表评论,称《人体蒋碧薇女士》连“伪作”都算不上。陈丹青在评论中讲道:这幅画你甚至不能说它是一张伪作,所谓伪作就是很用心画出来的像徐悲鸿的画,然后冒充是徐悲鸿,这还好一点,这还很认真的在骗人,这个完全是拿了一张不相干的画说是徐悲鸿画的,纯粹是指鹿为马。

  连“伪作”都算不上的骗人之作,竟然也能卖到7280万元,只能说明拍卖公司是“知假卖假”,而藏家也可能是“知假买假”。之所以这样做,那就是一些买家故意炒作某件艺术品。假设一件藏品只值10万,买家有可能出1000万的高价。这里,买家和卖家有可能就是一个人,这么做只是为了炒,为了谋取更大利益。具体到这幅徐悲鸿的假画,谁也不知道,买家、藏家和拍卖公司三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甚至不知道,这幅画到底有没有真实成交。反正,经过这么一次拍卖,有了一幅价值7280万元的画,至于这幅画是不是徐悲鸿的,是真迹还是假迹,根本不重要。真也好,假也罢,只要没有人戳穿这个把戏,游戏就可以继续下去,就像击鼓传花一直往下传。

  潘保清指出,“徐悲鸿油画”简直就是上演的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如果不被揭穿这场游戏还将继续演下去,一旦以后这幅油画真正脱手,接盘的才会真正倒大霉。看来目前国内艺术品拍卖不代表奔着艺术去的,天价拍卖也可能一文不值。而作为收藏投资者,盲目跟风进入显然不可取。
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