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名人字画交易网—百年荣耀艺术馆!

公司动态

【书画论坛】如果扬州八怪穿越回来,还会来摆摊吗?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06-08 浏览次数:

因为总理的点赞鼓励,地摊经济已经点燃人间烟火。
 
百度搜索大数据显示,近7天“摆摊技巧”相关内容搜索热度同比暴涨665%,达到10年来最高值。
 
恍惚间我们走进低成本创业、全民摆地摊的新时代!有网友感叹:这是我们离风口最近的一次,一定要抓住!
 
摆摊风潮之强劲,像龙卷风一般袭来,我不禁幻想,如果“扬州八怪”能穿越回来,他们还会来摆摊吗?


 
以郑板桥为代表的一大批画家聚焦江南街头卖画谋生,由此产生了风格鲜明、雅俗共赏的作品,亦形成了一个固定的书画圈子,史称“扬州八怪”。那么,当时他们的润笔费及卖画的真实情形到底是怎样的呢?
 
 
润格作为进入市场手段
 
清 金农 人物山水图册
 
古代将请人作诗文书画的酬劳是为润笔,而所定的标准称之为润例或润格,通俗地讲就是书画家出售作品所列的价目标准。扬州地区大多数画家都曾制定润格,有过“入市卖画”的经历。尤其以“扬州八怪”为代表的职业书画家群体,他们大胆地公开其润例,进行卖画,以换取生活之需。有了润例,书画家们就不必耻于言利,他们可以大方地公布自己书画作品的市场价位,不用担心世人的目光。
 
 
郑燮 ,兰竹石图
 
扬州八怪的代表性人物郑板桥为了更好地参与到书画市场中,曾多次别出心裁地公开其润例:“大幅六两,中幅四两,小幅二两,书条、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凡送礼物、食物,总不如白银为妙。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送现银则心中喜乐,书画皆佳。礼物既属纠缠,赊欠尤为赖帐。年老神倦,亦不能陪诸君子作无益语言也。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边。乾隆己卯,拙公和尚属书谢客。”
 
这篇润例很值得回味,郑板桥明确表示要收取现钱,也就是润笔费,并且以书画不同形式来制定价位。另外从这篇润格中的“大幅六两”的定价,可知一般人家负担不起,毫无疑问买主多是富商。据史载,清代乾隆时期的知县“每月支俸三两,一家一日粗食安饱兼喂马匹,须银五六钱”。一副画就相当于县令一月的工资,可以看出郑板桥的收入在当时可以说算是高收入了。
 
李鱓,四屏花鸟
 
另外,八怪中的李鱓的卖画生意也非常好,并且他尽管制订的润笔费高昂,但仍有许多富商求购。当时的扬州可谓“索画者必曰复堂”,所以李氏能过得比较安逸。而金农旅居扬州二十几年,靠卖画赚得的钱“岁计千金”。
 
汪士慎与黄慎在扬州八怪中以穷困潦倒出名,汪氏经常“乞米难盈瓮,担书竟满车”,黄慎则“匣有千金砚,囊无一酒钱”,可见他们并非缺钱,而是把钱花在个人喜好之上,弄得连喝酒吃饭的钱也没有。他们有时为了得到心爱之物,竟以画换钱,而画作的价钱非得按照润例费计算不可。比如黄慎“赴友人饮,见其邻腐肆之女而悦之,囊无资不能致也。
 
 
乃画一女仙张之装裱之肆,盐商以重值购之不可,问其所欲,则以实告,商因买腐肆女易之。后至羊城为人画一拐李仙,吕宋人见而叹曰,若得增一蝙蝠于上,则更妙矣。黄曰是不难,然非蔷薇及枷楠香作润笔不可。吕宋人欣然如命,黄乃伸纸纵笔,别成一幅与之,大喜持去。其见重及于外国如此。性嗜酒,求画者具良酝款之,举爵无算,纵谈古今,旁若无人,酒酣提笔挥洒迅疾如风,画不择纸,惟丹碧则手自调之,不以假人也。”从中可以看出润笔费在黄慎心目中的地位。
 
 
罗聘,南山进士图
 
至于罗聘的润笔费则为更高,他曾于乾隆四十九年重宁寺请他画了一堵壁画,就付给他数百金润笔,但他却视金钱如无物,以致“狂挥卖画钱”。而扬州八怪中的高凤翰,求其画画的人更多,连郑板桥也不得不感叹“短札长笺都去尽,老夫鹰作亦无余”,可见其作品的畅销程度,想必其润格也不低。
 
 
高凤翰,《荷花图》
 
谁为“八怪”的书画买单
 
作为书画市场的要素,有了“八怪”等艺术生产者,必然会有市场的消费者,不然也无法完成交易,那么在当时的扬州,书画的消费者是由哪些人所组成的呢?
 
首先是市民阶层的普通消费者,他们购买字画主要是以家庭装饰为目的,因为在当时扬州流行着这样一句民谚“堂前无字画,不是旧人家”。这正如戴震在其《戴节妇家传》中描述:“虽为贾者,咸近士风。”徽商恪守“贾为厚利,儒为名高”的观念,不仅重视文化知识的积累,而且重视家族子弟的商业教育,他们借助雄厚的财力积极资助文化事业,跟随士大夫阶层,仿效文人的风雅之举,切磋研讨,不惜一切代价地购求名人字画。
 
 
而买“八怪”的画除了普通市民消费阶层外,另外一类主要是盐商及官吏。这是因为盐商一方面出自雅兴喜好的需求,购得“八怪”的书画作品用来赏鉴和炫耀;另一方面作为谋利的凭借,凭借画家作品的增值、保值程度来赚取利润,并且以购藏书画这种方式作为交际的手段,与文人群体相结交,在提升文化品位的同时达到传承后代的目的,并且在此基础上建立了广阔的商业网络。盐商们为了能获得画家的作品,也是想出了各种方法得到画。如附庸风雅的盐商们会举办各种诗文酒会以从各地文人画家手中获得书画。他们纷纷参与,通过这种方式得以互相认识,诗文唱酬,并时常有当场作画交易的记录。同时,徽商利用自己的私家园林为“八怪”提供作画场所,确保画家衣食住行上的便利。
 
他们还将画家请到自己的园林中,与自己探讨研究,让画家临摹他们收藏的古帖字画,使得艺术家们吸收古人精华,在创作上推陈出新。他们为文人排忧解难,提供种种方便,购买他们字画的同时也资助他们。
 
 
黄慎 《闽人而居》
 
 
还有很多盐商本身就是资深的艺术鉴赏家,而且对赋诗作画也有所长。如既是盐商又是画家的查士标、江韬等,他们曾大规模购买名人字画会去临摹誊写,还经常邀请一些名家到自家的园林中来切磋技艺。
 
除了盐商外,当地官员也争相效仿,不遗余力地搜罗字画。特别是“清乾隆中叶,士大夫竞尚声气。考据词章而外,则金石碑版,法书名画,争以财力相罗致”。由此看出,这些官员通过自己的官职权势,积极资助那些落魄文人。
 
当然现在扬州八怪回来,普通市民阶层是买不起他们的画了,他们的画哄抢都拿不到,我也是天方夜谭罢了,不过我倒是可以效仿他们去摆摊,发扬一下他们的精神,响应一下政府号召。
 
(部分内容整理自网络,侵权请联系我们)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